<progress id="u9bdr"><track id="u9bdr"><noframes id="u9bdr"></noframes></track></progress>
    <form id="u9bdr"></form>
    1. <rp id="u9bdr"></rp>

      <progress id="u9bdr"><big id="u9bdr"><noframes id="u9bdr"></noframes></big></progress>
      <button id="u9bdr"><object id="u9bdr"><input id="u9bdr"></input></object></button>
      当前位置主页 > 生态养殖 >
      热门搜索: 养殖  家禽  生态养殖  牛羊养殖  养殖猪

      单端孢霉烯族毒素引起的拒食和呕吐(一)

      养殖知识网     发布时间:2015-06-27   
      引言

        单端孢霉烯族毒素是由镰刀菌产生,这些镰刀菌包括禾谷(串珠)镰刀菌、小麦赤霉病菌燕麦镰刀菌、大刀镰刀菌、早熟禾镰刀菌、木贼镰刀菌、枝孢镰刀菌、锐顶镰刀菌、接骨木镰刀菌和拟分孢子镰刀菌。A型单端孢霉烯族毒素包括T-2毒素(T-2)、HT-2毒素、蛇形毒素,B型单端孢霉烯族毒素包括呕吐毒素(DON)、雪腐镰刀菌烯醇、镰刀菌酮-X。单端孢霉烯族毒素可以引起多种健康问题:如消化紊乱(呕吐、腹泻、拒食),体重增加减少和生长缓慢(CAST, 2003; Young, 1983; Diekman, 1992; Trenholm, 1984),出血(心脏、胃、肠道、肺、膀胱、肾),造血系统疾。–AST, 2003; Lorenzana et al., 1985; Pang et al., 1988; Prelusky et al., 1994),水肿、口腔损害及皮炎(CAST, 2003; Lawlor et al., 2001; Ueno, 1984; Wyatt et al., 1975)和免疫抑制(免疫球蛋白产生减少,脾脏、肠道集合淋巴结和胸腺淋巴细胞损耗)(Sharma, 1991; Harvey et al., 1991; Kidd et al., 1997)。

        图1 呕吐毒素(DON)的化学结构模式图

        单端孢霉烯族毒素,包括呕吐毒素,其首要毒性作用是抑制蛋白质的合成,其抑制能力取决于毒素的化学结构,即在C9-C10位的不饱和键具有完整的12、13环氧基(EFSA,2004)。单端孢霉烯族毒素可结合到真核生物核糖体60s亚基并干扰肽基转移酶的活性。

        呕吐毒素,在C-4位缺乏取代基团,能抑制蛋白链的延伸(Ehrlich and Daigle, 1987)。虽然呕吐毒素被认为是很少致命的单端孢霉烯族毒素之一,但它引起的食欲减少和呕吐的能力与已经报道的其他更具有急性毒性作用的单端孢霉烯族毒素相等或者更高,如T–2毒素的致死性比呕吐毒素至少高10倍(Ueno et al., 1973; Yoshizawa and Morooka, 1973),但它的催吐能力似乎比呕吐毒素小10倍(Rotter et al., 1996)。然而对呕吐毒素所致的厌食作用的三个最突出的物种的研究表明,不同物种对呕吐毒素敏感度差异较大,呕吐毒素的耐受性顺序为大鼠>小鼠>猪(Rotter et al., 1996)。

        由于呕吐毒素有强烈的诱导呕吐作用,因而得名呕吐毒素。相关机理研究认为可能是呕吐毒素与脑干最后区的呕吐中枢的5-羟色胺受体和多巴胺受体相互作用有关(Fioramoniet al., 1993),接触呕吐毒素后,动物失去食欲,采食量减少,造成生长期动物(猪)体重增加缓慢。

        研究表明,呕吐毒素能影响5-羟色胺的活性作用。Fitzpatrick等(1988a)研究指出,给大鼠口服呕吐毒素后,大鼠脑内的5-羟色胺(5-HT)急剧增加。在相似的研究中,Prelusky(1993)在给猪定量呕吐毒素灌胃后,在脑脊髓液中观察到5-羟色胺主要代谢物5-羟吲哚乙酸(5-HIAA)的浓度显著而持久地增加,这表明5-HT代谢的速度增加。也有研究报告描述呕吐毒素引起呕吐效应和5-羟色胺之间可能存在联系。Prelusky and Trenholm(1993年)研究表明,选择性5-羟色胺3型(5-HT3)受体阻滞剂能直接阻止阻断呕吐毒素引起的猪的呕吐。Fioromonti等(1993)发现呕吐毒素抑制小鼠小肠运动功能与5-HT3受体介导有关。然而有趣的是,胃松弛和/或胃排空延迟是影响呕吐(Andrews and Hawthorn, 1998)和食物摄入量(Hunt, 1980)的两个重要因素。胃松弛研究(Fizpatricl et a1., 988a; Prelusky, 1993)显示出呕吐毒素能对中枢神经系统(CNS)产生影响,但尚未明确呕吐毒素是直接作用于脑神经中枢、还是其它药理学作用的继发效应。但是,有两篇报道就胃排空延迟(Prelusky and Trenholm, 1993; Foramonti et al., 1993)进行了研究,认为至少呕吐毒素部分作用机制是与发现的胃肠道的周围5-HT3受体有关,尽管目前还不清楚实际上是哪些物质参与这些受体激活。因此,考虑到全身的大部分(85%)5-羟色胺主要是位于胃肠道内的肠粘膜层肠嗜铬细胞内(Resnick and Grey, 1961; Feldberg and Toh, 1953),可以推测5-羟色胺与呕吐毒素引起的呕吐之间有很大的可能性。Cavant等(1988)和MacDonald等(1988)均报道,给大鼠口服T-2毒素可以增加大鼠血液和脑中色氨酸的水平,这提示单端孢霉烯族毒素可提高外周循环中色氨酸的水平,这反过来又可以改变脑/脑脊液(CSF)中5-羟色胺的生成。

       

      上一篇:猪血发酵成蛋白饲料的方法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图文
      影院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