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u9bdr"><track id="u9bdr"><noframes id="u9bdr"></noframes></track></progress>
    <form id="u9bdr"></form>
    1. <rp id="u9bdr"></rp>

      <progress id="u9bdr"><big id="u9bdr"><noframes id="u9bdr"></noframes></big></progress>
      <button id="u9bdr"><object id="u9bdr"><input id="u9bdr"></input></object></button>
      當前位置主頁 > 牛羊養殖 >
      熱門搜索:

      泌乳奶牛干物質采食量預測方程式

      養殖知識網     發布時間:2020-01-18   

       1.1 泌乳奶牛   以前版本的《奶牛營養需要》采用了不同方法來預測DMI。1971年版《奶牛營養需要》(NRC,1971)簡單地推薦泌乳牛前6~8周及以后階段根據能量需要來預測隨意采食量。在1978版本的《奶牛營養需要》(NRC,1978)中,DMI指南的建立是根據一套精心挑選的試驗結果建立起一個修正數據表格。將奶牛體重和4%校正乳作為因子來估測DMI,DMI一般占體重的2%~4%。在NRC(1989)版本中,預測DMI以能量需要理論為基礎,并簡單地表示為:      式中產奶凈能(NEL)包括用于維持、產奶和補償體重損失所需的能量。預計的干物質采食量還需要進行校正,在產奶最初3周階段DMI預測值應減少18%;當飼喂發酵飼料時,飼糧水分含量在50%基礎上水分含量每提高1個百分點,每100kg體重的DMI應減少0.02kg。在NRC(1989)的版本中,DMI的預測完全是以能量平衡為基礎,也就是說,奶牛長期飼養時能量攝入量和能量消耗量應相等。這一方法不能用于估測短期飼養奶牛每日的DMI,這時需要準確預測體組織的成分變化(盡管預測方程式是以體重的變化為基礎,但其假設體重的變化與體成分變化情況相同)和飼糧中NEL的濃度。由于胃腸道充滿程度的變化和準確測定方面的難度,短期體成分的改變和能量需要量或供給量是難以準確測定的,同理,飼糧中NEL的濃度也不能準確測定。為了提高該方程式的可利用性,本屆奶牛營養分委員會研究決定,采用一個經驗方程式來預測短期內奶牛的DMI。    有人提出了幾個可用于實際生產預測奶牛DMI的方程式,但這些方程式很少在科學文獻中公開發表,更沒有對它們應用的準確程度進行過檢驗(Fuentes-Pila等,1996;Roseler等,1997a)。文獻中報道的方程式是以動物采食的干物質用以滿足其能量需要為原則,并將影響DMI的不同因素與DMI實際觀察值建立起了回歸關系。Holter和Urban(1992)和Holter等(1997)發展了考慮動物、飼糧和環境等因素的DMI預測方程式。    在本版本建立DMI預測方程式的方法中,DMI預測是基于實際生產數據,同時僅僅考慮動物因素,而且也只是那些容易測定或已知的因素。飼糧原料組成的因素在泌乳牛DMI的預測模型中沒有考慮,這是因為,在泌乳牛常用的配方方法中,首要的是明確養分需要量和估計的采食量,然后才考慮飼料原料的組成?紤]飼糧組成因素的預測方程式最好用來評價飼喂效果,而不是預測應該使用什么飼料原料。   評價和建立荷斯坦奶牛DMI預測方程式的有關數據均來自1988-1998年間發表在《乳業科學雜志》上的文章(參見第16章的參考文獻)、俄亥俄州立大學和明尼蘇達大學(1994年5月)的研究結果。這些數據源包括17087個泌乳牛周(每頭牛泌乳1周為1泌乳牛周,譯者注)(包括5962個第一泌乳期和11125個第二泌乳期或更高泌乳期的泌乳牛周)、多種類型飼糧、添加或不添加牛生長激素、時間從1988-1997年10年間的資料。泌乳周齡從第1~80周,其中絕大部分為第1~40周齡。評價方程式的建立基于Roseler等(1997b)和May(1994)提出的方程式及Raybum和Fox(1993)報道的根據NRC(1989)《奶牛營養需要》中DMI值的方程式。最好的預測方程式是Roseler和Fox(1993)提出的結合型方程式,預測偏差為-0.27kg/d;還有Roseler等(1997b)推薦的采用泌乳周齡進行校正的方程式,其預測均方為3.31(kg) 2/d。用來預測荷斯坦泌乳牛DMI的方程式為:       式中FCM=4%校正乳產量(kg/d);BW=體重(kg);WOL=泌乳周齡;(1-e (-0.192×(WOL+3.67)) )=校正泌乳早期DMI下降的校正項。對于泌乳早期的產奶牛來說,方程式1-2預測的結果與Kertz等(1991)所建立方程式的預測結果相一致。最初14周齡泌乳牛干物質采食量以不同方程式預測的比較結果列于圖1-1。用方程式1-2預測泌乳牛最初10周DMI結果與DMI實際觀察值非常接近,但在隨后的泌乳期內預測值略低于實際觀察值,但與Kertz等(1991)方程式的預測結果相吻合。

      方程式1-2的數據全部來自荷斯坦奶牛。目前還沒有公開發表關于DMI的數據用于發展或修正目前預測DMI的方程式,以便能用在荷斯坦牛以外其他品種牛上。關于娟姍牛DMI的預測問題,請參見Holter等(1996)的文章。

      DMI預測方程式用于經產奶?刹槐剡M行校正。預測偏差和均方值在初產奶牛(-0.16kg/d和3.05(kg) 2/d)和經產奶牛(0.12kg/d和3.20(kg) 2/d)相近,而且綜合全部預測結果發現它們在統計上也沒有差異。但是,對于初產和第二胎的奶牛來說,為了準確地估計其DMI值,有必要考慮其體重和產奶量。   用來建立和完善泌乳奶牛DMI預測方程式的實際DMI、FCM和體重數據示于圖1-2。奶牛本身體重變化主要由于泌乳17周以前的懷孕引起,之后泌乳期的體重變化則反映了奶牛本身和胎兒體重的增加情況。   在熱中溫區(5~20℃)以外,泌乳牛的DMI受到環境的影響。Eastridge等(1998)和Holter等(1997)的研究都表明,當環境溫度在20℃以上時,DMI隨溫度的升高而下降。由于沒有足夠的數據來確定熱中溫區以外環境對DMI的影響程度,本版NRC泌乳牛DMI預測方程式(方程式1-2)沒有考慮溫度或濕度校正因子。但是,在熱應激時,利用低產奶量可以表明DMI的減少,這種情況與熱應激時的實際結果相一致。Eastridge等(1998)認為,當溫度超出熱中溫區以外時,泌乳奶牛DMI的變化如下:溫度>20℃時,DMI ×(1-((℃-20) ×0.005 922));溫度<5℃時,DMI/(1-((5-℃) ×0.004 644))。將上述校正因子應用于DMI預測方程式1-2進行熱應激條件下產奶量降低時DMI的預測,可能導致DMI預測值過低。

      推薦圖文
      影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