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u9bdr"><track id="u9bdr"><noframes id="u9bdr"></noframes></track></progress>
    <form id="u9bdr"></form>
    1. <rp id="u9bdr"></rp>

      <progress id="u9bdr"><big id="u9bdr"><noframes id="u9bdr"></noframes></big></progress>
      <button id="u9bdr"><object id="u9bdr"><input id="u9bdr"></input></object></button>
      当前位置主页 > 牛羊养殖 >
      热门搜索:

      泌乳奶牛干物质采食量预测方程式

      养殖知识网     发布时间:2020-01-18   

       1.1 泌乳奶牛   以前版本的《奶牛营养需要》采用了不同方法来预测DMI。1971年版《奶牛营养需要》(NRC,1971)简单地推荐泌乳牛前6~8周及以后阶段根据能量需要来预测随意采食量。在1978版本的《奶牛营养需要》(NRC,1978)中,DMI指南的建立是根据一套精心挑选的试验结果建立起一个修正数据表格。将奶牛体重和4%校正乳作为因子来估测DMI,DMI一般占体重的2%~4%。在NRC(1989)版本中,预测DMI以能量需要理论为基础,并简单地表示为:      式中产奶净能(NEL)包括用于维持、产奶和补偿体重损失所需的能量。预计的干物质采食量还需要进行校正,在产奶最初3周阶段DMI预测值应减少18%;当饲喂发酵饲料时,饲粮水分含量在50%基础上水分含量每提高1个百分点,每100kg体重的DMI应减少0.02kg。在NRC(1989)的版本中,DMI的预测完全是以能量平衡为基础,也就是说,奶牛长期饲养时能量摄入量和能量消耗量应相等。这一方法不能用于估测短期饲养奶牛每日的DMI,这时需要准确预测体组织的成分变化(尽管预测方程式是以体重的变化为基础,但其假设体重的变化与体成分变化情况相同)和饲粮中NEL的浓度。由于胃肠道充满程度的变化和准确测定方面的难度,短期体成分的改变和能量需要量或供给量是难以准确测定的,同理,饲粮中NEL的浓度也不能准确测定。为了提高该方程式的可利用性,本届奶牛营养分委员会研究决定,采用一个经验方程式来预测短期内奶牛的DMI。    有人提出了几个可用于实际生产预测奶牛DMI的方程式,但这些方程式很少在科学文献中公开发表,更没有对它们应用的准确程度进行过检验(Fuentes-Pila等,1996;Roseler等,1997a)。文献中报道的方程式是以动物采食的干物质用以满足其能量需要为原则,并将影响DMI的不同因素与DMI实际观察值建立起了回归关系。Holter和Urban(1992)和Holter等(1997)发展了考虑动物、饲粮和环境等因素的DMI预测方程式。    在本版本建立DMI预测方程式的方法中,DMI预测是基于实际生产数据,同时仅仅考虑动物因素,而且也只是那些容易测定或已知的因素。饲粮原料组成的因素在泌乳牛DMI的预测模型中没有考虑,这是因为,在泌乳牛常用的配方方法中,首要的是明确养分需要量和估计的采食量,然后才考虑饲料原料的组成?悸撬橇缸槌梢蛩氐脑げ夥匠淌阶詈糜美雌兰鬯俏剐Ч,而不是预测应该使用什么饲料原料。   评价和建立荷斯坦奶牛DMI预测方程式的有关数据均来自1988-1998年间发表在《乳业科学杂志》上的文章(参见第16章的参考文献)、俄亥俄州立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1994年5月)的研究结果。这些数据源包括17087个泌乳牛周(每头牛泌乳1周为1泌乳牛周,译者注)(包括5962个第一泌乳期和11125个第二泌乳期或更高泌乳期的泌乳牛周)、多种类型饲粮、添加或不添加牛生长激素、时间从1988-1997年10年间的资料。泌乳周龄从第1~80周,其中绝大部分为第1~40周龄。评价方程式的建立基于Roseler等(1997b)和May(1994)提出的方程式及Raybum和Fox(1993)报道的根据NRC(1989)《奶牛营养需要》中DMI值的方程式。最好的预测方程式是Roseler和Fox(1993)提出的结合型方程式,预测偏差为-0.27kg/d;还有Roseler等(1997b)推荐的采用泌乳周龄进行校正的方程式,其预测均方为3.31(kg) 2/d。用来预测荷斯坦泌乳牛DMI的方程式为:       式中FCM=4%校正乳产量(kg/d);BW=体重(kg);WOL=泌乳周龄;(1-e (-0.192×(WOL+3.67)) )=校正泌乳早期DMI下降的校正项。对于泌乳早期的产奶牛来说,方程式1-2预测的结果与Kertz等(1991)所建立方程式的预测结果相一致。最初14周龄泌乳牛干物质采食量以不同方程式预测的比较结果列于图1-1。用方程式1-2预测泌乳牛最初10周DMI结果与DMI实际观察值非常接近,但在随后的泌乳期内预测值略低于实际观察值,但与Kertz等(1991)方程式的预测结果相吻合。

      方程式1-2的数据全部来自荷斯坦奶牛。目前还没有公开发表关于DMI的数据用于发展或修正目前预测DMI的方程式,以便能用在荷斯坦牛以外其他品种牛上。关于娟姗牛DMI的预测问题,请参见Holter等(1996)的文章。

      DMI预测方程式用于经产奶?刹槐亟行U。预测偏差和均方值在初产奶牛(-0.16kg/d和3.05(kg) 2/d)和经产奶牛(0.12kg/d和3.20(kg) 2/d)相近,而且综合全部预测结果发现它们在统计上也没有差异。但是,对于初产和第二胎的奶牛来说,为了准确地估计其DMI值,有必要考虑其体重和产奶量。   用来建立和完善泌乳奶牛DMI预测方程式的实际DMI、FCM和体重数据示于图1-2。奶牛本身体重变化主要由于泌乳17周以前的怀孕引起,之后泌乳期的体重变化则反映了奶牛本身和胎儿体重的增加情况。   在热中温区(5~20℃)以外,泌乳牛的DMI受到环境的影响。Eastridge等(1998)和Holter等(1997)的研究都表明,当环境温度在20℃以上时,DMI随温度的升高而下降。由于没有足够的数据来确定热中温区以外环境对DMI的影响程度,本版NRC泌乳牛DMI预测方程式(方程式1-2)没有考虑温度或湿度校正因子。但是,在热应激时,利用低产奶量可以表明DMI的减少,这种情况与热应激时的实际结果相一致。Eastridge等(1998)认为,当温度超出热中温区以外时,泌乳奶牛DMI的变化如下:温度>20℃时,DMI ×(1-((℃-20) ×0.005 922));温度<5℃时,DMI/(1-((5-℃) ×0.004 644))。将上述校正因子应用于DMI预测方程式1-2进行热应激条件下产奶量降低时DMI的预测,可能导致DMI预测值过低。

      推荐图文
      影院在线